图书首页 | 专题 | 连载 | 新闻 | 书评书摘 | 访谈 | E-book | 书城 | 组合查询
热点推荐

米兰·昆德拉 郭敬明 丹·布朗 黎东方 钱文忠 多丽丝·莱辛 村上春树 奥尔罕·帕慕克 余秋雨

您的位置:易文首页>>图书频道>>评介

《上海女声》前言

2015-12-22 10:50:21 来源:易文网 作者:徐枫

    有一个广为流传的关于上海女人的故事,是这样的:

    一次,香港商界精英林乃仁到上海“新天地”了解社区的历史和文化。在即将动拆迁的上海旧日核心地区的石库门房子里,林乃仁遇到一位社区老太太,便闲聊家常。半个小时后,谈话结束,老太太希望香港客人帮个忙,她想和老房子合影,不过请“等我一下”,说罢就回屋,留下香港人在门外。少顷,当老太太再次出现在林乃仁面前的时候,林乃仁一辈子也不会忘记——老太太已经换了一身明丽的衣服,发髻梳得一丝不乱,唇上还涂了口红。

    这就是上海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是怎样的角色?一个女人就是一个家庭品味的主导者,一个女人也是儿童教育的引领者。如果一座城市中的女人,都是这样习惯于爱惜美丽、珍视生活,那么人们读懂这些女人,就会读懂这座城市的文化基因。

    另一个关于上海女人的故事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90后的杨浦区单亲家庭女孩扈晓静,从9岁开始就一直照顾着常年卧病在床的母亲。靠着母亲每月千把块的病退工资,母女二人艰难地维持着日常生活。看不下去的邻居告诉晓静,她其实是母亲“捡来的孩子”,并无血缘,不必承担这样的辛苦,但扈晓静却坚持了下来。为了学会更好地照顾病人,她还学习成为一名护士。没有娱乐、从不逛街、捉襟见肘,但扈晓静不愿谈论“得失”。在她看来,简单的标准并不能衡量一切。“我得到的东西,别人可能根本无法想象。”

    外人看来她的生活是灰色的。但在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里,放着晓静做的模型。是一间用木条做的“温馨小屋”。色调是女孩喜欢的粉红色,里面有欧式茶几,有梳妆台,还有扈晓静最喜欢的钢琴。即便在看似悲惨的境遇里,小女孩依旧天然热爱着生活。当母亲去世后,晓静第一时间就把朋友募集的捐款交还了出去,“因为妈妈也会让我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上海女人。

    当褪去种种偏见和误读,真正了解这座城市里的半边天,会发现外人冠之以的精明、算计等窠臼印象,只不过是一种关于上海女人的肤浅印象。当一旦遇到考验和状况,真正的上海女人,是重情、大义、懂道理的。不论原籍来自五湖四海,一旦固定成为上海女人。那么她们内心遵守着一种心照不宣、而又被严格遵守的价值规范,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还有第三个关于上海女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退休老人鲍美利,从市区搬家到闵行,为了让周围的老人改变“等吃、等睡、等死”的“三等公民”状态,她打开家门,免费教周围邻里老人唱歌、学钢琴。如今,她的“开心小屋”改变了社区里冷漠的人际关系、改变了老人扎堆抱怨的习惯、创造了一种新的社区自治平台。一个个老人愁眉苦脸到她家去,眉目舒展走出来。她成了一个能“点亮奇迹”的“魔法师”。 

    这就是上海女人。她们能在最不起眼的地方,忽然把生命过成一簇簇怒放的花朵,把日常过成一片风景,叫人驻足停留,感叹生命的美好。和上海女人在一起,她们会让人明白,生活本身是一场盛宴。 

    在中国的现当代文学里,上海女人是最常被书写的群体。在外界的印象里,上海女人也是最卓尔不群的人群。上海女人,十分精彩,但又很难用一两个词汇来定义。也许,这本身就说明了上海女人的魅力。那么现在,就让上海的作家们来描写上海的女人吧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年7月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徐枫,上海市妇女联合会主席、党组书记

http://www.ewen.co

    



|公司简介|广告服务|联系方式|

中华人民共和国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新出网证(沪)字001号

沪ICP证020698

版权所有: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  
2001--2008  ver 3.00